“花呗”
是蚂蚁金服集团一款互联网在线消费金融产品,面向支付宝注册客户提供定向消费贷款服务。然而,一些不法分子却通过虚假交易的方式利用“花呗”套取消费贷款,在各个环节严密对接,逐渐形成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
历经两年多时间,全国首例 “花呗”套现案近日一审宣判,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犯罪嫌疑人杜某某帮助他人利用“花呗”套现,并从中收取手续费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套现行为怎么实现?互联网金融秩序又该如何维护?
“花呗”类似于一张虚拟信用卡,但只能用于线上线下的定向消费,不允许提现,也就是说,“花呗”只能买东西的时候才能用。不过,有不法分子盯上了“花呗”较长的免息期,提供起此类消费信贷产品的套现服务。蚂蚁金服安全管理部安全专家程数说,2015年,系统通过对物流信息的追踪,发现一些店铺可能存在套现行为。
程数:杜某这样的一些人,首先他就买了一些淘宝上面的店铺,然后这些店铺它是可以使用花呗来进行预前消费的。然后通过中介去寻找到有“套现”意愿的这样一些用户,想要套现的时候,中介就会把杜某这些店里面的商品的链接给到这些用户,事实上好像我们在淘宝上购物一样,点击支付之后,那么杜某他的淘宝商家就收到了这个款项,他收到了这笔贷款,但是他不是真正用于购物,事实上它扣掉了一个手续费之后,他就把剩余的款项给了用户。
经公安机关侦查, 2015年11月10号至2015年11月13号三天时间内,杜某某及其同伙利用多家网上店铺,在全国范围内串通用户虚构交易共计2500多笔,从“花呗”套现共计470多万元。杜某某的案子之所以引发社会,是因为针对类似“花呗”这样的虚拟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套现行为,如何认定,此前没有先例可以参考。
负责该案的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金融犯罪办案团队检察官助理蔡明洋说:我们要抓住一个本质,不管它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它万变不离其宗。刑法来讲,它涉及到的是刑法第225条第三项规定的,是否就是可以认定为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首先这个案件当中,它的交易以及它的发送链接的一些价格都是虚构、虚开的,然后从整个的交易过程也没有真实的商品。第二方面,根据国务院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的规定,对于这种从事支付结算业务的行为,应当是经过人民银行的批准才可以实施,否则的话应该予以取缔,那么这就体现为它的非法性。
同时,杜某某的行为,还涉及到业务的虚假性及经营性特征,基于以上几点,法院经审理认为,其行为构成了《刑法》第225条第三项规定的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
套现中介:
只要有额度,都可以套
记者在网上搜索花呗套现的相关信息后,发现在新浪微博、腾讯和百度贴吧等社交媒体上,的确仍有大量提供类似互联网金融产品套现服务的中介。在一个4000多人的套现群里,一些中介提供着包括花呗,京东白条、唯品会甚至信用卡等多种套现服务。微博中也有提供此类服务的账号,这些账户发送的图片用醒目的大字写着“全年无休,24小时在线秒回”、“专业套现贷款,秒到账”。记者拨通一个中介的电话:
中介:给一个二维码,用户保存二维码图片之后打开支付宝的“扫一扫”进行扫码,填写转账金额,选择“花呗”付款,等金额到达我们的账户,再用支付宝转账功能将钱转回给你,中间我们收取手续费。
按照套现额度不同,这些中介人员,收取不同的返点,6个点到15个点不等。
中介:口碑成本更低,所以手续费给你们更低。大额套现手续费会提高,大额那个就是百分之七百分之八。
这些商家表示,“花呗”只要有额度,都可以套。为了防止操作次数过多或金额数量过高而引起花呗方面的限制措施,这些人还要求操作过程中要关闭GPS和WIFI。
中介:1000块钱套现金额不大,花呗的话是5万元。5万都可以套。一万块钱我给你一部手机链接,你拍下,然后我把钱再转给你。我支付宝什么都是实名制,你报警都可以抓到我。你还是试一下,一直说也还是不相信我。对于此类行为的违法性,这些中介似乎并不在意。程数表示,从技术上说,只能通过不断升级,来减少此类行为的发生:
程数:我们在技术这一块也一直是不断的升级。一个就是基于海量数据的智能风控系统。第二个有一个叫做反欺诈决策引擎。第三点我们认为像这种行为其实不是一家公司,所以我们更多的是考虑了一个合作伙伴之间的联防联控的机制。
更重要的是,社会对于互联网金融套现的认知。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金融犯罪办案团队检察官助理蔡明洋提示: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也是金融,它既然和信用卡套现的行为特征是一致的,那么信用卡套现是司法解释明确认定的是一种支付资金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这样一种行为,那么当然的它具有这种同理。来源:中国之声
:邸亮、李追:欣莉、赵宇
广告合作电话:0451-82892666、82892777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