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二”刚过,本是快递公司员工最忙碌的时候。但长沙中通快递(湖南中弘物流有限公司)的司机刘成(化名)却闲置在家,看着家中嗷嗷待哺的小孩一筹莫展。“已经在家里闲了快两个月了。”刘成说,“今年10月,公司利用我的老乡,诱骗我写下辞职报告,最后翻脸,工资,劳动补偿到现在分文未给。”

刘成家里有两个小孩,大的八岁,小的才一岁,“老婆因为要照顾两个小孩所以一直没有上班,现在家里饭都没有吃的了,生活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事情要从7年前说起。2009年,刘成经老乡介绍,从湖北老家来到长沙并入职长沙中通快递,担任线路运输司机。“当时老乡给我分了两条线,有一条是长沙-涟源的,因为线路比较长,收入也还可以,去年毛收入能有1.3万元。”

“去年11月,湘乡一个新入职同事老谭,看我手上这条线万元从我手上把线路接了过去。”刘成回忆,“但过完年后,这条线就被公司调度换给了别人,给了他一条石门-慈利的线。这条线路收入少些,一个月毛利只有六七千的样子。”

“今年10月,公司在常德建了分货中心,然后就把石门-慈利的线给取消了,也没给老谭分新线日,他一气之下把公司的货车开回了湘乡。”刘成说,“然后公司就就查到我头上来了,说线路是我卖的。”

“三天后,公司要我老乡来做我思想工作,说因为他是介绍人,公司给了他压力,要我打个辞职报告,然后公司会拿出3.5万元钱,先把车子开回来再说。”刘成当时也没多想,为了不给老乡添麻烦,就把辞职报告给写了。

刘成说,他几次找到公司总经理,“经理开始还算好,说拿车回来那3.5万元不用我出,但当我问到工资,劳动补偿时,他直接翻脸了,说我是把车子质押给人家的,不告我已经算好的了。而且也不承认那3.5万元钱不用我出了。”

“而且经理还好几次要叫保安人员来把我赶出去。”到这时候刘成才明白,“公司是想把我开除,又不想负责任。”

对于公司说他“把车质押给人家”一事,刘成一直忿忿不平“这怎么可能”,他拿出手机给记者播放了一段他与老谭的通话录音,录音中老谭说:“我在经营长沙至娄底的线天后,被线路主管强行占有,我气不过就把车开走,而且这事也与刘成没有关系,完全是公司线路主管造成的。”

谈及买卖线路一事,刘成也有点不服气,“公司里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搞啊,这买卖线路在公司很常见啊,相当于潜规则了。”

“我当时的两条线路也是花了钱买的。”刘成说,当初他到公司的时候就给过老乡一笔钱,“老乡说是要送给经理的,要不线路跑不长久。”

刘成还对记者表示,公司里跑线的司机几乎每个人都要向经理“进贡”。“我从入职开始,没个月都会到经理那去‘交钱’,500元到1000元不等。去年去的次数就少了,没怎么去了。”

“不管怎么样,我在公司干了快8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刘成说,“他入职以来,公司就未曾给买过保险,直到去年才开始给买上保险。现在我莫名其妙的辞职了,只想拿回我应有的补偿而且。”

保安:没打电线点,记者接到刘成投诉后,便赴长沙中通快递公司总部进行采访,在门口被保安人员拦下,称“老总已经下班,会代为通知转告,周一再来。”